主页 > C墅生活 >《闺蜜》:正妹跟同性恋帅哥成为好友,是一种「社交炫耀」吗? >



《闺蜜》:正妹跟同性恋帅哥成为好友,是一种「社交炫耀」吗?

2020-06-11

男女混校,也和男校没什幺不一样

二十一世纪的年轻女性从小就熟悉男女混队,并且随意出入大学男女生混合的宿舍,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对那些经历过性革命的人来说,这个转变并非是自然而然的。男女混合宿舍出现于1970年代初期,最初用楼层隔离,常驻舍监保持高度警戒并驻守在每条走廊。这个用楼层隔离的宿舍很快演变成共用楼层住宿,接着共用浴室。时至今日,许多校园甚至允许男女生共睡一间寝室。虽然不分性别的男女混合宿舍仍有争议,多数年轻人一般认为这很正常。

大学舍监一直试图围堵的暴冲荷尔蒙,结果怎幺样呢?暴冲荷尔蒙仍然瀰漫在空气中,让校园氛围有时性能量嘶嘶作响。结果是,几杯啤酒下肚,共骑一部脚踏车,或者聊天聊到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时,许多女生或男生越过友谊的灰色地带,使柏拉图关係瞬间变成情欲关係。这类情境的结果并非不可避免。今天的年轻女人相当重视她们的友谊——与女性朋友和男性朋友的友谊。

因此,对时下年轻人而言,撇开恐怖的强暴可能性不谈,当友谊谈到床上时,有四个可能结果:(一)这个关係变成男女朋友关係;(二)年轻人彆扭地承认当时只是一时情不自禁,理智被蒙蔽了,事后双方当作什幺事都没发生,继续当朋友;(三)他们觉得情况变得有点失控,后来就避不见面;或(四)他们可以决定变成炮友,继续保持性关係,同时试图避免牵扯感情。

炮友

「炮友」这个标籤的使用频率愈来愈高,根据网路定义:「只有上床,哪有什幺複杂的?你所做的不过是固定跟某个你喜欢的人,一起做两个人最爱做的事。不会有事的!」

显然多数炮友是重友轻色。女生通常认为没有感情的性不久便会失去乐趣。一位女大生描述她最要好的朋友——一个年轻男生,和她如何去试一段感情,但后来却不了了之,于是他们又回到「纯」朋友的关係。由于他们两人都喜欢长距离共骑脚踏车,女生继续珍惜这段友谊:「我很高兴我们试过,因为现在我们不须怀疑,我们可以尽情玩在一起。」这个女生还说,她喜欢与男生的友谊胜过与女生的友谊,因为她不喜欢女生「打量我的方式,只想找我的缺点,她们根本是消极地攻击。」

女人经常被指控做消极性攻击——只想在对方身上鸡蛋里挑骨头,但又佯装不想那样做。男人的攻击则经常比较明显、直接。不论这些性别刻板印象是否真是如此,这个年轻女人明显觉得男人的竞争比较正大光明,女人则倾向暗地里较劲。

从另一方面来说,某些男人天生就是喜欢和女人当好朋友。有一个这样的男人决定要和他在一起八年的女友结婚时,他选择两个最要好的女性朋友来当伴郎和男傧相。这些「男傧相」的穿着与伴娘不同,但仍和新娘同色系。不过,她们在婚礼上是站在新郎这边。

婚礼企划人员发现有愈来愈多男人选择女人作为「伴郎」;女人选男人当伴娘则很罕见。虽说许多女人很高兴可以在婚礼上做她们哥儿们的伴郎,然而却少有男人愿意手捧束花担任伴娘,不论新娘和他们感情有多要好。这个传统的双重标準在这方面显然有相当的影响力:虽然对女人来说,担纲男人的传统角色是一大「进步」,但男人担任女人的角色仍被许多人视为是文化沉沦。

职场上的跨性别友谊

现代年轻女生在学校念书时,跟男生交友已经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她们在男人称霸的领域内也较以往更有竞争力。在许多公司中,和以前的男人比较起来,男性新进人员对女同事更有帮助。自女性主义革命以来,女人结婚后,她们的儿子在许多方面多会倾向将女人视为能力相当的人,与以往颇为不同。职场上的平等,则让成年人更容易有跨性别友谊的产生。未来世代的年轻男女某天可能会极为惊讶地发现,这样的友谊居然曾被视为不寻常。

我们注意到,职场上的友谊,尤其是以师徒关係和支援关係为名,在专业领域中比较吃得开。不过,即使已经来到二十一世纪,「性」还是会被牵扯进来,这个情况发生在比哈利思考更为广泛的情境。近年来,许多媒体相当聚焦在与工作有关的性别议题上,有一个被热烈讨论的话题是:为何女人升到顶尖管理职务和她们的人数及能力不成正比?有人说这是由于所谓性陷阱,也就是资深男性主管(这些人此时占支援者的多数)会将较年轻的女人纳入麾下。人才创新中心的席薇雅.惠烈说:

随着愈来愈多男孩和女孩生长在不分性别的环境中,他们对友谊的态度将会对未来职场造成影响。就像多数文化改变一样,这个过程可能会是一个前进两步、后退一步的蹒跚进程。

标籤之外的直男同与直女同等友谊关係

二十世纪最后数十年,直男同(fag hag)这个贬抑性的词彙指通常喜欢与同性恋男人厮混,胜过喜欢与女人在一起的女孩或女人。这个词彙的产生,反映这类友谊有愈来愈多的趋势,至少从一般大众的粗浅眼光来看是这样。多数人无法理解的是,这类友谊并不是什幺新鲜事。长久以来,许多女人一直与男同是最要好的朋友,不论他们是否有意识认同他们朋友的性倾向。不过在1970年代及1980年代,有更多同性恋出柜,向全世界宣告他们的性别认同。与这些男人走得较近的女人,现在可以更坦诚、更公开和他们来往。

到了1990年代,同性恋男人和他们的朋友反而张开双臂接受这个标籤,拆解其贬抑的意涵。同样地,女人友谊上也有一个性别平等转折,直女同(Lesbros)光临女同酒吧成为常客。这些男人喜欢和他们的女同朋友相处,后者也经常加入前者一起到通常以男性为主的场所。

这种跨越友谊的性别认同混合,在电视节目上已经变得过度滥用,尤其是在《威尔与格蕾丝》和《欲望城市》等电视影集描述异性恋美女与同性恋帅哥成为好朋友之后。不过,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类影集使得同性恋更合美国主流的胃口。像多数影集一样,这类电视节目最后光环渐退,因此直男同以及用于异性恋和LGBT之间关係所使用的讽刺标籤,也逐渐褪色。到了2009年,Salon.com 的前艺术编辑汤玛士.罗杰斯更是让直男同一词盖棺论定:

相关书摘 ▶《闺蜜》:耶稣生命中的两位马利亚,到底是什幺关係?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闺蜜:说八卦、宫斗剧,女人总是为难女人。历史上难道没有值得歌颂的真挚情谊?》,猫头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玛莉莲・亚隆(Marilyn Yalom)、德雷莎・布朗(Theresa Donovan Brown)
译者:邱春煌

八卦、虚伪、争风吃醋,女人总是为难女人,
宫斗剧的女性友谊刻板印象,有超过2000年的历史,
不过,这是因为女人天性如此?
还是过去的发言权都掌握在男性手上?

第一本完整讨论女性友谊历史定位的专书。
从古希腊罗马谈起,透过无数例证,发掘女性友谊的真貌,
你将发现,今日「友谊」正进入前所未见的全盛时期!

・不存在的女性情谊
今日我们很难忽视女性之间的友谊,一方面女性似乎比男性更需要透过紧密的联繫与姊妹淘聚会,来获取情感面的支持。另一方面,无数的宫斗剧则散布女人心机的普遍印象。但过去历史中,其实很难找到女性友谊的记载。这起因于历史书写权都掌握在男性的手上。

・男性的友情比女性更值得歌颂?
在亚历斯多德与西塞罗等人的论述中,只有男性的友谊会得到歌颂,君子之交、同袍情谊……彷彿这种友谊才可成就一番大事业,有益于国家社会。至于女性,如果不是隔离在家,就是被看成弱者,只会勾心斗角且不值得信任,即使她们私底下有任何紧密的关係网络,也将无益于整体社会的成长。难道女性之间真没有像桃园三结义那般撼动历史的情谊,或是伯牙叔齐、福尔摩斯华生那般相知相惜?

・历史上的姊妹淘
本书重建女性情谊的历史。从17世纪起,许多中、上阶级女性,在沙龙等场所中获得与其他人公开交友的自由。到了19世纪,女性友谊甚至翻转为社会主流,友谊一词开始与情感亲密的女性特徵划上等号,不再是被歌颂的兄弟情谊。

女性友谊的崛起,让我们看见友谊的各种形式:法国大革命中牺牲的罗兰夫人,她选择好友苏菲作为她上断头台的见证人。苏菲的纪录,促使罗兰夫人荣耀的事蹟永存不朽,也鼓舞了许多人。

美国小罗斯福总统夫人爱莲娜是二十世纪初美国女性的典範,她创立女性政党俱乐部、创办报纸,在二战期间除了组织女性爱国组织,更对当时美国的外裔人权保护极具贡献。从她的日记与资料,我们看见许多的女性友人都在这些策略与行动中作为她的顾问与后盾。

《闺蜜》:正妹跟同性恋帅哥成为好友,是一种「社交炫耀」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美高梅正网网站|多种日常生活服务|城市生活消费门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域名更新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