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地生活 >《阁楼上的光》是给孩子和成人看的书,最好的那一种 >



《阁楼上的光》是给孩子和成人看的书,最好的那一种

2020-06-11

《阁楼上的光》是给孩子和成人看的书,最好的那一种

《阁楼上的光》如果是一本给孩子看的书,那幺是最好的那一种:作者没有把複杂的世界简单化,而是用简单的方式,揭露世界的複杂。

《阁楼上的光》如果是一本给成人看的书,那幺也是最好的那一种:作者没有提供解决现实问题的灵药,却提供了截然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

如果谢尔.希尔弗斯坦没有成为一位诗人,他应该会成为一位哲学家;如果没有成为一位哲学家,他应该会成为一个小学老师。更有可能,他跟那些喃喃自语的游民没什幺两样。他有许多的不满,却懂得从不满中找到自得其乐的方法。

他写的是当代寓言──将人生的矛盾变成一个个充满想像力的情境,带我们进去,看穿事物的本质。比如,拿着玻璃鞋找灰姑娘的王子,还没找到心上人,却先对脚丫子感到厌倦;或是一个字母自认了不起,却不察即使没有任何字母,世界依旧运行。

想像力驰骋之时,有时像童言童语、有时像诗、有时像古老的寓言故事。但是那些童言童语会发展成最邪恶的恶作剧,那些诗会扭曲成最无厘头的文字游戏,那些寓言会让人哭笑不得,无法为想找出教训的父母提供解答。

当然,谢尔.希尔弗斯坦不是外星人。西方本来就有谐音游戏的传统,比如《爱丽丝梦游仙境》;也有充满讽喻的寓言,《伊索寓言》和《拉封丹寓言》;还有以简驭繁的诗人,比如辛波丝卡。但是,《阁楼上的光》是他们的混合体,而且更疯狂、更嬉闹、更忧伤、也更暗黑。谢尔.希尔弗斯坦用可爱的插画和游戏笔墨让大小读者卸下心防,把我们带进一个满布哈哈镜的世界,小与大、美与丑互相转换,为的却是给我们一个看清自己的机会。

或许这是这本书大受欢迎的原因。一般人害怕诗、远离哲学、觉得童话是骗小孩的、而空想只会浪费生命。但是这本书让我们不知不觉与这一切重逢,却感到自由与勇敢。

甚至,书中还鼓吹儿童出来示威抗议。

或许正因如此,在原版问世三十多年、中文版问世二十年后,这本书彷彿更适合今日这个更尊重个人差异、更珍视年轻力量的开放时代。

来吧!

画一张疯狂的画,
写一首怪异的诗,
唱一曲含含糊糊的歌,
把梳子当作哨子。
在厨房的各个角落
像个发了癫的舞者,
在这个世界,放进一些
从来没有过的蠢事。

然后,也许我们可以变得更有智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美高梅正网网站|多种日常生活服务|城市生活消费门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十六浦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6165cc金沙